我常想起一則故事: 有甲乙二位婦人當街搶嬰兒,各執一詞說嬰兒是自己的孩子,鬧到衙門裡。縣太爺令人將嬰兒放在地上,沿著嬰兒身軀外圍畫了一個圈,叫二名婦人各拉一隻嬰兒的手,仙把嬰兒拉出圈外的,孩子就是他的。一共拉了三次,都是甲婦人很快就將孩子拉出地上的圓圈,乙婦人則是輕拉一會便鬆手,不停蹄哭。結果縣太爺判定,乙婦人才是孩子真正的母親。

 

母愛與監護權 by 米恩籌(20161104)

有一隻兔子,跟朋友說好,放棄有收入的工作,和朋友合蓋一間房子,說好了一人出錢一人出力,在冬天來臨之前完成。

兔子拼命勞動,朋友也拼命籌錢,看起來沒問題,可是,原本就沒什麼錢的朋友,經常籌不到錢,而兔子不論是累了還是病了,朋友完全不願意替手讓他喘口氣,只顧著自己休息;反之,錢花光的時候,朋友就要求兔子幫忙籌錢才不至於大家都餓死。

後來,兔子想辦法減少花在蓋房子上的力氣,分配一些時間幫忙籌錢,可是,二人不但很難籌到錢,還繼續靠親友接濟度日。儘管如此,蓋房子的工作仍依賴兔子單獨支撐沒有停歇,籌錢的事則每況愈下。

二人開始質疑對方偷懶、沒有盡心盡力,怪罪彼此剝奪彼此的快樂、阻礙前程。

終於,心力交瘁的兔子撐不下去了,他建議拆夥。他說,二人各自營生填飽自己的肚子,剩餘的力氣再分配輪流把剩下的工程完成。

朋友說,拆夥就不再是夥伴了,既然不是夥伴就不願意共同努力,所以,不拆夥,他才要照著出力的兔子的要求重新分配的工作。

兔子覺得無奈極了!他覺得就是夥伴關係走到不信任了才需要逆向思考。夥伴角色早就變成彼此的沉重的包袱!

經過一年的各執己見、爭鋒相對,朋友說,只要兔子願意放棄對房子的所有權,他就同意拆夥……

於是,即便兔子落得一頭空,他們拆夥了。

儘管有人懷疑兔子是為了更好的發展才拋棄一切,但兔子知道,無法合作的隊友才是最大的癥結。

即使所有權不屬於兔子,那間兔子專利特殊設計的房子,只有他能完整最後的工程;他對房子的愛一如初衷,也不會覺得放棄所有權是一種犧牲。

 

就算歌劇院開幕時,現任市長說話佔據全部版面 ,但是大家都知道,#他是伊東豐雄

 

米恩籌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rofile.php?id=100014125356356&hc_ref=NEWSFEED&fref=nf

米漿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