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妮在吃什麼?


這麼好吃?連湯匙柄都要舔乾淨?


好吃到吮指~!


有一次跟我媽聊到,小時候我們都會去ㄎ一ㄤ我爸的零錢,爸爸總會在固定的地方放一堆零錢,也默許我們偷拿去買零食,通常是一塊錢二個的沙士糖或是3塊錢一張的紙娃娃之類的,我們知道爸爸每天都會數零錢,偷拿的時候心裡頭總是有偷竊的刺激感和罪惡感相互糾葛。我媽說他小時候也會去外公的口袋拿零錢,外公的那件外套總是掛在同一個位置,在同一個口袋裡,零錢總是會遇缺就補。

對外公的記憶很有限,他比蔣經國先生晚一個月辭世。只記得外公的房間是我們遊戲的禁地,然而那張木頭大書桌的抽屜裡,永遠藏著我們甜美的回憶。那個抽屜裡,有一盒方糖24小時全年無休,我們沒見過外公喝幾次咖啡,但是那盒方糖總是遇缺就補,永遠在同一個位置。我們會趁外公外出的時間,偷偷溜進外公的房間裡去,打開那個永不上鎖的抽屜,表兄弟姊妹幾個,一人偷吃一顆方糖。

那滋味,好甜!比記憶中任何糖果都好吃,讓我在提起外公時,也能有一股甜滋味。

有一回興起,我打開泡紅茶用的紅糖罐,倒出一點點紅糖結晶在蓋子上,讓寶妮用手指沾幾顆糖結晶嚐嚐。果然是馬麻的孩子啊!一吃就上癮。不過我是很節制的,嘿嘿,沒有再給寶妮多吃就藏到高處去了。那時候寶妮還沒滿週歲呢,我告訴婆婆這件趣事,婆婆卻說要拿牛奶糖給他吃。

那一輩的人啊!不懂。他們只覺得吃糖是窮苦時代或窮苦人家的玩意兒,我們家的孩子有錢買高級的糖果吃。聽他這麼說,我就知道他不懂,所以也沒再多言。

那一輩的人啊!不懂的。寶妮挑食不乖乖吃飯,寶妮奶奶只會在飯裡加更多的滷汁。

那一輩的人啊!不懂的。偷吃比直接給的更美味!而且大啖糖塊根本沒意思,只有當那微小的糖結晶溶化在舌尖上時,才是人間仙境般的美味!那無雜質、更無人工添加物的香甜、純甜、淨甜,一絲絲一點點地溶進心坎裡!

寶妮懂得。他不記得上次給的牛奶糖,也不會一直來討我手上的布丁,然而當他雪亮的眼睛瞄到那瓶糖罐子時,馬上就我盧了起來:「馬麻,甜甜,拿,抱抱,拿,開!甜甜!開!開!」

見紅糖已經被我用光還沒添新的進去,我幫寶妮打開空罐子,告訴他:「某謀了!」。他不死心,用湯匙挖呀挖的,刮起邊邊和底部幾顆糖結晶就往嘴裡送,臉上隨即泛起甜滋滋的笑容!

就是這個光!就是這個光!沒錯,就是馬麻藏著不給吃,好不容易打開了又只能舔到一滴滴,那種美味,在星空下綻放出五彩煙火!

這種甜在心的蜜糖滋味,寶妮懂就好!


米漿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綠
  • 哈哈~~我懂我懂!!
    是小孩都懂啦!!!!^^
  • ^^我們都是小孩~~

    米漿媽 於 2007/08/25 01:14 回覆

  • natsukilove
  • 我也懂那甜滋滋唷~
    特別是享用的過程,充滿驚險刺激!
    哈哈哈
  • 對咩對咩~那樣才有快感!

    米漿媽 於 2007/08/25 01:14 回覆

  • w271847
  • 我則是想起了小時侯生病時,吃完藥才能拿到的一小塊冰糖。拿在手上慢慢舔阿舔…就會忘記剛吃的藥有多苦
  • 那也不錯啊~~我也會每次去打針就等著出診所時可以喝養樂多~^^

    米漿媽 於 2007/08/28 21:30 回覆